第二十八章 爱不是说的,是用来做的!

她的唇,依旧很软很温暖,但是这是在他记忆她第一次主动吻上他的唇,与他相互纠缠在一起。

一直以来,她对他总是死缠烂打,且还有种不要脸的精神,但很少有这次威胁的成分。说实话,他很受用,甚至,他很期待,她对他做出些过分的事情来。

她不太会吻,只是舌胡乱的在他口中缠绕,对此,慕容卿氿还是骄傲的,拥着她的身子翻了身,将她按在墙上占据主动权,在他的思想中,这种吻的事情,就应该让男人来做。

但是他发现他错了,她根本就不是打算吻他,而是在咬他,狠狠的咬,没留一点情面。

“唔……”他闷哼一声,嘴唇被她咬破之后,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,他有些生气,不能在这般纵容她了。

抬手按住她的头脑,让她不能退避,另外一只手揽住她的腰,便将她的身子腾空,压到榻上,与她分开后,喘息道,“这次,是你自己送上门的。”

“啊?”这话什么意思?未等她思索,他再次吻上她的唇,完全占据主导。

东方玖玖傻眼了,什么情况?她可是来报复他的,本来就打算把他的嘴咬烂,看他怎么对莫灵儿说好听话,结果……什么叫她自己送上门来了?难道,他打算欲行不轨?也好,反正自己也没有打算拒绝,嘘嘘……

果然,他的手不自觉的伸到她的腰间,扯开她的腰带,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额……等等,他的动作行云流水?可是他们总共亲密也没有几次,哪里来的行云流水?

“十,十九叔,你是不是处男?”

“啊?”慕容卿氿诧异,什么叫处男?

“我看你的动作这么精炼,好像你还挺喜欢脱女人衣服的啊。”东方玖玖一想到这个就来气,他怎么可以把她的衣服脱的这么顺溜?他一定练过,一定练过。

慕容卿氿似乎听出她的意思,不由好笑起来,伸手挑开她的衣领,滑进她的肌肤里,“小九,不要低估本王的能耐,就算没有过女人,但脱你衣服这件事,对我来说,绰绰有余。”

他低头吻了吻她惊讶的脸庞,掀开她的衣裳顺眼一看愣住了,“这,这是……”

“胸罩!”东方玖玖害羞道。

他动作一顿,从来没有见过她身上的这件东西,将她的双峰包裹的玲珑有致,分外养眼,下意识他吞了吞口水,吻上她的胸口处。

东方玖玖这一招诱惑的好,她早就料到自己今天出现就是故意勾引她,特意把现代发展的最文明的胸罩做出来,她就不信,慕容卿氿就算是个和尚,也会禁不住她接二连三的挑逗。

被他吻过的地方阵阵发麻发痒,她心中甜蜜漫起,她承认,她有私心,让他得到自己,也许,他就会抛弃一切不起娶其他女人。

“十九叔,要了我吧。”她缓缓揭开他的衣衫,冰凉的双手贴到他的肌肤上,语气中带着令人沉陷的心境,只听他嗯了一声,重重的压到她的身上,肆无忌惮的吻在她的耳垂、脖子以及胸口。

她的手在他胸前游离,替他褪去衣裳,顺手扔到地上,空气旖旎,气氛暧昧。

慕容卿氿承认,他被她魅惑到了,也罢,要了她也好,最起码,他会让她安心了。

可就在这关键时刻,宁武出现在门外,打断了二人行其好事。“王爷,莫大人来了,还带着莫家小姐,说是商量商量婚事。”

靠!东方玖玖一听这话就将慕容卿氿一把推开,浑然不似刚刚那个任他亲吻的娇羞女子,一副河东狮吼的样子大骂,“快去和你的那个莫小姐培养感情去吧。”

慕容卿氿身子一顿,想也没有想,她竟然会拒绝他,可门外还有宁武在,自然没有继续下去的欲望,只见她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再次将自己推到一边,自行穿衣,还道,“你放心,我是绝不可能让步的,你要娶哪个女人,我就毁掉哪个女人,今生今世,你只能和我在一起,就算这辈子你是皇叔,我是皇后,我也绝不允许你娶别人。”

他淡淡一笑,“很期待你如何毁掉她。”

原本他就没有想过要娶莫灵儿,他知道东方玖玖对他执念太深,绝对不会因为他要娶别人而就此放手,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利用了她的心,她一定会除掉王太尉,一定会除掉莫灵儿,他很期待。

可这话偏偏在东方玖玖耳朵里变了味道,他这是在维护莫灵儿,这让她莫名气恼,“好,你很期待是吧,那我就告诉你,不久之日,只要你敢娶她,我就敢弄死她。我说到做到。”

话落,她也穿好衣裳,走到他面前,一口咬上他的唇,显然,咬破了,而且她下口还挺重。“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。”最后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摔门离去。

宁武站在原地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。好在他家主子能体会到他这种纠结的心情,喊了一声,“宁武,进来吧。”

“是!”他在原动力顿了顿,这才推开门进来,只见房间凌乱不堪,而慕容卿氿的衣物也都在地上杂乱无章的躺着,他吞了吞口水,心中暗道不好,肯定是破坏他好事了。

果不其然,慕容卿氿清冷道,“就是如你所看的。宁武啊,你打扰了本王的好事,本王该怎么罚你呢?”

“王爷,只要不扣月银,什么都行。”淡定如他还是不忘在自己被惩罚时提出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。

“好,那就扣一年的月银好了。”

宁武:“……”突然好想大哭一场啊!他的工资都扣到十年以后了。苍天啊,为什么不下场雨,打个雷,帮他劈了慕容卿氿?

突然轰隆一声,宁武彻底顿住,看来老天是听到他内心深处的呼唤了。还是算了劈吧,说不定十年之后他就开始涨工资了呢。

回到马车里,慕容琛先是一本正经的对外面道,“回王府!”随后,一脸好奇便问,“怎么样啊?”

“什么怎么样?”

“跟我装蒜?”慕容琛哼唧了两声,“就你这女人,满脸鬼话连篇的,但是依然骗不了我。快说说,你与我十九皇叔发展到那种地步了?”

“你个小屁孩,居然敢笑话我?”东方玖玖自认为,虽然现在她的身体的是十八岁,但是她却有一颗十分奔放的心,对于男女之事,更何况是一个现代人,理应抱着倒打一耙的心思,喜欢谁,就占有谁,太正常不过。

但如今被慕容琛眼神调侃,实在是受不了他这种纯洁的小眼神,遂无奈道,“没有,没有行了吧。老子差点就把他拿下了,要不是那个宁武打断,现在老子还躺在你十九皇叔的床上呢。”

慕容琛彻底愣住了,未再有说话的打算,东方玖玖有些好奇,明明话题可是他引出来的,难道就问了个问题就戛然而止,不像他的作风啊。她扭头一瞧,只见他满脸通红,盯着自己一言不发。

“小七七,你肿么了?尿憋着了?”她问。

“你……你这个女人,哪有女子像你这般……这般……”

“不要脸?”东方玖玖替他回答,果然,他默默点赞,表示赞同。“你懂什么,爱不是说的,是用来做的!”

谁能告诉他,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不过细细想来从她口中,也听不出什么好词。“喂,你真的喜欢我十九皇叔吗?”

“不错,这证明你的狗眼还没有瞎!”东方玖玖听了之后对他的问题还是给予肯定的。

慕容琛微微一撇嘴,不大乐意道,“你这女人,说话尖酸刻薄,真不知我十九皇叔看上你哪里了?想当年,十九皇叔十七八岁那会,走在帝都,多少个女子拿着花往他车里扔,见了他就会尖叫声四起,王府门口天天有女子排着队等他出来饱饱眼福,他愣一个都没有看在眼里。”

东方玖玖问,“那为什么现在没有人给他送花,没有人见了他尖叫了呢?”

“呃,这个问题……哎,我就说你这女人说话尖酸刻薄,喂,你到底有没有在帝都生活过?十九皇叔的鼎鼎大名你没有听说过,难道你就没有见了他之后尖叫过?难道你就没有朝他马车里扔过花?”

慕容琛一连问了好多问题,东方玖玖用一句话回答,“我暗恋过!”

呃,好吧,这样也算。

“你快告诉我,后来为什么没有人敢这么做了?”

他笑的有些鸡贼,少有这般邻家弟弟的直率。道,“十九皇叔大概是厌烦这样的出场方式了吧,但帝都的女子很疯狂的,他在大街上随意喊了一个女人过来,当所有人怀中羡慕嫉妒的眼光,同时也彻底都死了心。”

“他问那个女人他美吗?那个女人立马点头,本来还打算说两句和他套近乎,结果十九皇叔便道,丑人多作怪!”

想到曾经那段过往,慕容琛不由笑出声来,“就这一句话,十九皇叔的门前以及身后,再也没有敢上前扔花的了。”

嗯嗯,不错,像他的作风。

“喂,我问你啊,你与我皇兄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要问什么,我与你皇兄清清白白,毛事都没有,因为我的心早就被你十九皇叔给拿下了。相信我,不久之后,我一定摆脱你皇嫂这个身份,然后荣登你十九舅妈的榜首!”东方玖玖想的美滋滋的,若是不敢想,怎么敢去做呢?

也正是她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大动了慕容琛,他义气的拍了拍她的肩,道,“好,舅妈,我帮你吧!”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