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颜值,一定要注重颜值。

东方玖玖被慕容桦宠幸的事情传到慕容颖的耳边之后,他没有幸灾乐祸,反而跑到秦王府去求证,正见慕容卿氿沉着脸坐在椅上,而羽伊则跪在地上不敢多言。

“这是怎么了,十九皇叔?”

慕容卿氿冷声道,“说吧,假扮她的人是不是你?”

什么?他们究竟在说什么?

羽伊摇头,眼神坚定道,“不是!这些日子,奴身子不适,每次到了冬日,便会犯病,宁武可以作证。奴已经病了半月,怎么可能跑到凤仪宫去假扮皇后娘娘,还……还做出这样的事情?”

这下慕容颖算是听懂了,他说怎么好好的,东方玖玖转性了,不喜欢慕容卿氿,反而投了慕容桦的怀抱,真是吓坏他了。若那人真是东方玖玖的话,他们以后的计划可不好做了。

宁武跪到地上拱手道,“王爷,属下可以作证,羽伊确实在养病。更何况,我们身在秦王府,对宫中的情形不了解,羽伊又怎么会跑到宫里去呢?”

“怎么不能?若是和别人说好的呢……”慕容卿氿阴阳怪气道。

这件事情,他不能不怀疑羽伊,因为一开始遇到羽伊的时候,她便依靠易容术害人,当然,她会的不止是易容术,还有媚术。

羽伊自小在青楼长大,从小就耳濡目染,后来偶遇高人,学习了易容术,便易容成客人的样子逃跑了。若不是因为偷窃,她也不会遇到慕容卿氿。

后来的事情,便顺理成章了。她爱上了慕容卿氿,甚至愿意为了他为奴为婢。她深知慕容卿氿无心,可依旧愿意留在他身边,并答应他,只要他不同意她易容,她便不做,倘若违背,断手断脚!

这也就是说为何上次羽伊将慕容颖易容成慕容卿氿的样子后,待慕容卿氿回来,她会吓成这个样子。

“王爷,奴跟了您多年,忠心二字早已深入骨髓,怎么会好好的与他人合污?”

“罢了,下去吧!”据慕容卿氿对羽伊的了解,天底下没有任何人能和羽伊的易容术相比,因此,能够让慕容桦察觉不到东方玖玖是假扮的,似乎也只有羽伊能做到。

但见她如此委屈的样子,应该不是她吧。就算是她,也没有什么好处可言。她对他忠心多年,怎么会暗地里使绊子呢?

“王爷,也许密探给您的信息是错误的,倘若那个女人原本就是皇后娘娘呢?”羽伊抬头突然道,眸色带有丝丝凉意,瞧见慕容卿氿的脸色更加阴沉,急忙转言,“请恕奴多言,皇后娘娘原本就是皇上的女人,迟早有一日都要行周公之礼,这一点,王爷比奴更清……”

“滚……”

这是慕容颖第一次见慕容卿氿没能完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,何曾见他对一个奴仆发火?想来想去,似乎从未见过。

从他第一眼见到慕容卿氿开始,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是经过伪装的。但今日,却因为一个东方玖玖,发怒了。

慕容颖向前走了一步,低声对羽伊道,“还不下去?等着受罚?”

羽伊也知道自己话说多了,行了个礼,起身退下。

“皇叔,何必那么大的火气?”慕容颖干笑道,说实话,他也蛮害怕怒火中烧的慕容卿氿,“十九皇叔,是害怕东方玖玖成了皇兄的人后,不会再为我们做事吗?”

慕容卿氿杀气腾腾的眼神刷了过去,慕容颖急忙止住,他其实也是怀着逗弄的心思说着玩的,慕容卿氿心里有谁,他焉能不知?

“皇叔,东方赫肯定不会这么坑自己的女儿,除了他,那只有王太尉了。别忘了,他还往你这边安插了一个莫灵儿呢!”

如果慕容卿氿不是暗夜,如果不是他亲自将东方玖玖带到凤鸣阁,也许这次东方玖玖成为慕容桦的女人就成了事实。好在有惊无险,但……若是想要对他耍手段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“阿颖!”

“在!”

慕容卿氿微微勾起唇角,“原本还想着让他多活几日,现在他触碰了本王的底线,非死不可!”后面的四个字咬的极重。

慕容颖知道,王太尉,确实该死了……

“有一种情药,叫情丝醉,这种药无色无味,就像白纸一样的东西。青楼里面很少用,倒是一些富贵人家常用,一般都是男女双方没有好感,还成了婚事,当天晚上,这情丝醉便派上用场,当事人不知道情况,将这情丝醉当成白纸点燃,用来点蜡烛,尔后男女行了周公之礼的第二日,都认为是自己一时无法控制欲望。”

小猴子在宫里认识一个老太监,他将近七十岁,见多识广,在后宫又呆了很久,对这种男女之事的手段了解的很。因此,也只有他,能解开东方玖玖的困惑。

“哦,原来还有这样的情药!”

如果在武东的时候,钱宝宝没有对东方玖玖下药,她也不清楚钱宝宝对情药有着情有独钟的爱好,因此,慕容桦宠幸钱宝宝过头,她很快就联想到是钱宝宝的问题。

果不其然,钱宝宝绝对存在下药的嫌疑,不然,凭她的姿色,怎么能得到慕容桦的宠幸?

还好不是一无所获,终于有把握揪出钱宝宝的小辫子了。

东方玖玖曾经听人说过,慕容桦最讨厌宫中的嫔妃用情药,无疑这是他的度。东方伊伊干过一次,但也只有一次,慕容桦忌惮东方赫,只会小惩。 但钱宝宝就不一样,说到底,她只是王太尉的干女儿,一旦她获罪,王太尉立马撇清自己的关系。而且钱宝宝多次使用情药,显然,被慕容桦知道了,绝不会小惩!

不知为何,东方玖玖心情颇好,笑的整个牙齿都要露出来了。

老太监黑着脸,大骂,“臭小子,笑什么笑?还不给钱?”

哦,她给忘了,她现在不是皇后。不然这老太监是活的不耐烦了,敢和她要钱?

回到凤仪宫之后,没想到慕容桦来了。呃,真是一个烧脑的问题,又要想着应该如何应付他。

如今她还要在慕容桦身上假装和他亲密无间,对她而言,简直就是难上加难。如果她演技杠杠的,金马影后早就是她的了,那汤唯和章子怡还在她后面排着呢。

慕容桦见到东方玖玖的打扮,脸色便阴沉下来。低喝道,“堂堂皇后,居然这番打扮,东方玖玖,是不是朕对你太好了?”

“皇上,你能不能不要昧着良心说话!”东方玖玖立马顶了回去,“你要是对我太好,我就是穿成尼姑,你都应该对我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!”

慕容桦:“……”

这个女人,真是没有良心。他听孙大成说她出现在朝暮殿,然后见到钱宝宝出现后,便急忙走了,原本以为她会吃醋,再见她如今的样子,哪里有吃醋的样子?

是啊,他怎么给忘了,就算他得到了她的心,可她的心,不还是挂在慕容卿氿身上?

她这般打扮,难道是因为慕容卿氿进宫了?她跑过去,一诉相思之苦了?哼!不能,他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还惦记着其他的男人。

“出去,全部都出去!”慕容桦说罢,孙大成意味,连忙冲宫殿里的太监吩咐,“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滚出去!”

就这样,孙大成带人滚出去了。

慕容桦走到东方玖玖跟前,东方玖玖当时就在想,完了,这丫自带冷气空调又启动了。

“东方玖玖,你做了什么事,别以为朕都没有发现,朕知道,只不过……想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!”

“哦?那你为何不全部闭眼呢?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费力啊,你又不是独眼龙!”这个时候,还不忘补刀一句,“颜值,一定要注重颜值。”

慕容桦突然一把抓住东方玖玖的胳膊,大力一甩,就将她扔到床上。这个女人,在嘴上总是占便宜,他不介意在床上折腾她。

谁知……

某女躺到床上,再次掀开血淋淋的床单,无奈道,“看,我大姨妈对我多好,又来了!”

他知道,东方玖玖口中的大姨妈就是月事。

古人最忌讳的便是女子的月事,沾到了可是要倒霉的。虽然他是帝王,可到底还是不太好。随即冷哼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小猴子急忙推门而入,见东方玖玖一身软骨头躺在床上闷笑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慕容桦离开的时候,别提脸色有多臭了,还以为东方玖玖肯定会被欺负,没想到……是他想多了。

东方玖玖坐了起来,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。笑的整个房间都有些震荡,小猴子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,问道,“娘娘,你脑子是不是摔傻了?”

“给我滚……”

在东方玖玖的河东狮吼下,小猴子默默低头,还好还好,没有摔傻!

“钱宝宝啊钱宝宝,天要亡你,而不是我亡你。嘻嘻嘻,不弄死你,我怎么能睡个安稳觉呢?”她的笑,果然很瘆人。

“娘娘,你是不是拿到什么法宝了?”不然,怎么说话突然间这么狂妄?

她冲小猴子笑吟吟道,“小猴子,你真是一个猴精!”说着,她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荷包,不用怀疑,这就是慕容桦的。

小猴子诧异道,“娘娘,您上辈子是个神偷吧。”

东方玖玖得意的笑笑,“不仅如此,我还是个半仙儿,我确定这个荷包还是钱宝宝做的。”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