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2002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

晴雪看着眼前走来走去的身影,已经被晃的脑袋都晕乎了。东方玖玖走的不嫌累,她自己都看累了。

“娘娘,您歇息吧,从秦王爷的帐篷回来,你都走了两个时辰了。如果要想什么事情的话,坐下来也能静静想啊。”

东方玖玖许是听到了晴雪的话,一屁股就坐到椅子上继续思考。一边思考还一边装作摸胡子的样子。“你说,马上就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呢?”

不然,为什么东方赫也说遇到事情要避之,慕容卿氿说无论遇到任何事情,都要置之不理。到底要发生什么事情?难道是和自己有关吗?

“下雪啊!”

“什么?”

晴雪咋咋眼睛道,“下雪啊,在出宫之前,我便听到宫里的老人说这次冬猎冷的慌,一定要多给皇上准备些斗篷。”

“咦,宫里的老人比天气预报要准吗?”

什么叫天气预报?晴雪摇了摇头,“娘娘,今年的雪呢比以往都要来的迟。都说今年天气太干,还有的老人说今年都不一定会下雪呢,但是如今你抬头看看天,都知道这天色泛阴,就算不是明天,也会是后天就会下雪。若是在宫里还没有什么,但我们现在是在山里,下了雪,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的。”

东方玖玖听后突然大叫一声,吓的晴雪都不敢继续说话了。

她突然像一下子解开谜底的样子,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娘娘知道什么了?”

“ 2002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。原来是因为天气太干啊!”

晴雪:“……”

第二日一早,事情的发展还是出乎的东方玖玖的预料。

慕容桦带着东方赫、王太尉以及慕容卿氿还有大批部分出发去山中狩猎,这倒也不算稀奇,只是慕容桦身边的人,都是对慕容卿氿不利之人,极有可能这次借冬猎之际,铲除慕容卿氿。

想到这里,东方玖玖对着浮萍寥寥草草交代了几句,便穿上宫女的衣装,又披了件斗篷出去了。

叶良辰骑马跟在东方赫身边,小声道,“舅舅,为何计划有变?”

东方赫眼神迷向慕容桦所在之地,转头低声回道,“突然觉得慕容卿氿比任何人都适合坐到那个位置上去。”

“所以……舅舅彻底打算倒戈了?”

其实,若真是因为觉得慕容卿氿比任何人更适合皇位,他早些年就不做那亏心事,藏了遗照,然后让慕容桦上位了。

只是觉得将来慕容卿氿若是做了皇帝,肯定不好控制。

但如今呢?东方玖玖也不知着了什么邪,他也因着东方玖玖的缘故,这才改变了主意。

出宫之前,慕容桦特意派他入宫商谈。慕容卿氿因在武东治理旱灾一事而深受百姓追捧,为此他伤透了头脑,功高盖主,这种事情在哪个朝代都会发生,只不过,慕容桦这皇位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,有慕容卿氿的在,总有他头疼的时候。

“东方大人觉得如何?你想想,当初是你亲手将朕扶上皇位,而如今你名利双收,皆因朕。十九皇叔虽说是先皇之子,可却处处威胁着朕的位置,此次冬猎,朕想与爱卿联手,一起除掉他,到时候……爱卿想要什么赏赐朕都会给你!”

东方赫幽幽一叹,朝着叶良辰道,“原本,我是打算和皇上联手的,可是你也知道,玖儿是我的软肋,我坐到如今的位置,都是为了玖儿,若是玖儿过的不好,我要这权位又有何用?”

叶良辰顿了顿,这东方赫的心思也挺难猜测的,他位高权重,膝下有七个儿子,却从不让他们参政,如若不然,他岂能在他身边鞍前马后?

说到底,东方赫到底还是自己的恩人,为他卖命的,也自然只有他。虽然他不清楚东方赫与慕容卿氿到底有多少深仇大恨,但是他知道,一旦东方赫选择去投奔慕容卿氿,但慕容卿氿也不会一笑泯恩仇的。

“舅舅,你可要想好了,他慕容卿氿,可不是一条会咬人的蛇啊。”

“我比你想的更清楚。”东方赫道,“我真是作孽啊,他不知用了什么伎俩将玖儿迷惑,但如今,玖儿在他手上,我便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
叶良辰也跟着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东方玖玖,到底是上天派下来,让东方赫还债的啊。

慕容桦抬头望了望天,稀疏的雪花落在他的脸上,辗转化开。他悠悠笑着道,“今日天气可是不错啊,这可是我今年大燕的第一场雪啊。”

“虽说今年的雪来的有些晚,但我大燕皇恩浩荡,福泽天下,实乃瑞雪兆丰年之象啊。”王太尉的马屁总是拍在最前面的。可是话说回来,今日不过是冬猎而已,马屁拍的那么好,去了朝堂可就没话说了啊。

慕容卿氿淡淡一笑,手轻抚着长弓,今日的他,身披着黑色斗篷,虽略显臃肿,但风采依旧。与慕容桦相比起来,反而更显雍容华贵。光凭这一点,慕容桦就能恨死他。

想他堂堂一国之君,但是贺子兰那厮向他进贡的斗篷竟然不如私底下给慕容卿氿的贵重,这让他分外恼怒,到底谁才是一国之君,这贺子兰真是不知轻重。

“十九皇叔,素来狩猎你都是英勇无比,但今日下了雪,不知是否会影响你的发挥呢?”

慕容卿氿漫不经心的回答,“这与下雪无关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朕拭目以待。”慕容桦咬牙切齿的笑着道。就看今日他能不能活着了。

狩猎开始了。

21世纪最高档的户外运动是什么?打高尔夫啊。

但是古代呢?那最牛逼的就是狩猎了。

有春猎,还有秋猎。总之,只要能让皇帝高兴的,就算每一天都狩猎,大臣们也愿意跟着去。原因为何?

因为在赛场上无大小,就好比今日狩猎成绩最好的人不一定就是皇帝,但如果是某个官员拿了第一,皇帝定会赏赐黄金万两,更有一些高档的赏赐。

但同样,如果其中一些大臣起了摩擦,就算射偏了剑……嘿嘿,你懂得,也是当做切磋而已,总不能人家原本是射动物来着,结果一不小心射到你身上了,你就拿出三支箭都射人家去吧。

所以……

慕容卿氿骑马在最前面,然而那些原本射动物的箭都开始瞄到他的身上……

“玖儿,你怎么来了?”东方赫大惊失色,急忙跳下马,一把抓住狂奔的东方玖玖。“你怎么这身打扮?要是让别人认出你,可就麻烦了啊!”

东方玖玖大喘气问道,“慕容……慕容卿氿在哪里?”

“你……你找他做什么?”

“还能做什么?”她舒了口气,抓住东方赫的衣袖问道,“爹,你们是不是打算今日在猎场上杀了他?”

东方赫默然,看来即便他不说,东方玖玖也能猜出大概。不知为何,他有些看不透东方玖玖了,总觉得,他的女儿曾经那些蛮横无理都是装出来的,慕容桦隐藏的好好的局,竟然还能被她看破。

“到底是不是啊?”东方玖玖不耐烦问道。

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,便看到过这样的一个情节,假借着在一同去狩猎,其实就二十借机除掉自己的眼中钉,这种事情在古代发生的再正常不过。

更何况慕容桦那厮,把他惹急了,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

“玖儿,你快回去,若是那些人不小心弄伤了你,可让为父怎么活?”

这话不就等于变相承认吗?

东方玖玖冷笑出声,看着东方赫的眼神开始变的淡漠。“爹,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你是一个好人。纵然那么多人都说你贪恋权势,可在我眼里,你却是我的父亲,是一个特别让我崇拜的父亲。但是今天这件事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你。我只能这么想,你有你的顾虑,但我也有我的坚持。你们可以随随便便弄死一个具有威胁的人,但我却不会让你们得逞。”

“曾经在这个世界上,我有两个最爱的男人,一个是你,一个是他。你知道吗?他为了我,可以不去杀你,但是你呢?我又该如何改变对你的看法?”

叶良辰在马上坐着,看着东方赫与东方玖玖在一旁聊天,但突然觉得情况不对,急急忙忙跳下马跑了过来,恰好听到东方玖玖这最后一句话,急忙去解释,“表妹,你误会舅舅,其实舅舅……”

“良辰,住口!”东方赫喝止。“让她继续说。”

“说你大爷啊,老子在这儿和你墨迹半天,他的命早就没了。”东方玖玖两眼一翻,将东方赫的胳膊一甩,就直奔着猎场走。

东方赫大吼,“站住!”

“怎么?打算拦着我吗?”东方玖玖冷笑道,“东方赫,你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分别?分明就是贪恋权势,却非要搞的迫不得已,何必呢?不要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,我告诉你,我若今天把慕容卿氿的命给救了,我也什么都不说,否则,你和我的父女关系也就到此结束了!”

“表妹……”

东方赫叹息道,“你这个死丫头,老子是告诉你,别往前面走!”指了指东南方向道,“往那边一直走,你就少些危险。”

得 ,白和东方赫撕破脸了。怎么办?连个台阶都下不了了。

哎……还是算了,先去找慕容卿氿吧。

东方玖玖厚着脸皮便跑掉了。

“死丫头,臭丫头,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要和我断了父女关系,你说……气死我了!”东方赫原本以为自己给她指条明路,好歹她也会跑过来感恩涕零的抱着他说些冤枉她爹之类的话,谁知道,二话不说便走的,急的他在原地跳脚。

叶良辰看后,只能默默不语,果然,他们就是一个亲生父女,不会搞错的。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