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我都不泡你了,你又何苦泡我。

凤仪宫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,慕容桦是有多可怕的样子,二话不说拖着东方玖玖就往宫里走,而东方玖玖呢,在路上一直大喊,慕容桦,你他妈有病啊,放开我,老娘手好痛,等等一系列可以砍头甚至可以灭九族的话。

慕容桦一把甩开东方玖玖,好在被甩的方向是床,不然,她肚子的宝,随时可以变成血水流出来。

“慕容桦,你疯了,老子还怀着孩子呢,一旦有个闪失,我一定会杀了你的!”

“哼!住口!”他无情的打断。

东方玖玖顿时一愣,呃,等下,他这么一说,好像很习惯性的住口哦。

“说,你到底怀了谁的孩子?”

别说,东方伊伊这一招釜底抽薪用的极好,她将自己怀孕的真相告诉她,本身就冒着不打算活着的心思。但与此同时,也让东方玖玖陷入僵局。

东方玖玖强壮镇定道,“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?”

“朕……”

“慕容桦,你要是当我是你的皇后的话,当初我被人陷害入狱,你在哪里?我被东方伊伊用刑的时候,你又在哪里?当我怀孕后依旧被关在大牢里忍受着难闻的气味的时候,你他妈又在哪里?”

效果显著,慕容桦果然不说话了。东方玖玖乘胜追击,“我的孩子,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,就是生下来,他也是跟我姓东方。”

“东方玖玖,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。自打你出来后,朕三番两次的来到凤仪宫,想过要补偿你,可是你……”

“补偿?”东方玖玖嘲讽道,“补偿什么?你为了另外怀着不是你的孩子的女人,把我关在天牢里似乎也不是新鲜事情了吧。当初宜妃就用过这种伎俩,你还不是让人打了我五十大板?那个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要补偿?如今却想起来了,哼!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。”

当初……当初他还没有爱上她啊。若是知道自己会有如今的局面,从一开始,他就该得到这个女人的。

“东方伊伊说了没根没据的话,你便信以为真,还来找我求证。行啊,那我就告诉,我肚子的孩子不是你的,是慕容卿氿的行了吧!”

东方玖玖说出自己很早就想说出口的事实,但慕容桦反倒不信了。他缓了缓语气,道,“东方伊伊说你爱慕慕容卿氿,这算是事实吧。”

“那你觉得他爱我吗?他会因为你有事没事就去骚扰他,反倒过来骚扰我吗?如果是这样,我可是求之不得。慕容卿氿,大燕的美男子,笑一声,能把全帝都的女子都给迷倒,我自然也是愿意的。”

“你给朕住口!”他突然一把抓住东方玖玖的胳膊,似警告道,“对于慕容卿氿,永远都不是你肖想的。还是那句话……”

东方玖玖模仿着他的语气粗着嗓子道,“你是朕的女人,是朕的皇后,这辈子都逃不了!”

“清楚便好!”

换回正常的语气,东方玖玖又问,“只是……慕容桦,当初我嫁给你做皇后,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甚至避如蛇蝎。现在呢?我都不泡你了,你又何苦泡我。”

“泡?”慕容桦疑惑。泡什么,什么叫泡?

“算了,你这个人喜怒无常的,等你那天又讨厌我了,和我说一声,到时候我给你一封休书,咱俩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,各论婚嫁啊!”

慕容桦冷眼一翻,“都怀了朕的孩子,就不要说这些话了。”

“哈哈,多新鲜啊,我孩子也可以叫慕容卿氿父亲啊,反正以我的姿色,很多人都想要当我孩子父亲哦!”

“这种玩笑,最好不要再开。”说罢,他再次甩开东方玖玖的胳膊,转身离去。大门一关,另她十分厌恶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皇后有孕在身,这几个月就不要出去了。”

什么叫这几个月就不要出门了,关禁闭就关禁闭呗。

晴雪和静静明明跑了进来,见东方玖玖躺在床上怡然自得的样子,分明不像受了委屈的。

小猴子尾随其后,愣头愣脑的就说,“完了,娘娘又要被关禁闭了,这几个月又没有人送礼了。”

话刚落,东方玖玖突然直起身子来,大吼,“小猴子,你敢背着我私相授受!充公!!!”

小猴子顿时满头大汗,糟糕,还以为他家娘娘睡觉了呢。

慕容卿氿被慕容桦传召入宫,刚踏入花园,便瞧着慕容桦的剑飞了过来,他轻轻一闪,避了过去。笑的如沐春风,但在慕容桦眼中极其刺眼,想到刚刚东方玖玖还说慕容卿氿若是一笑,全帝都的女子都会为之疯狂。果真不假。

“皇上,刀剑无眼,如果微臣不是皇上十九皇叔,恐怕,呵呵……早已丧命了吧。”慕容卿氿漫不经心的笑着,“最重要的是,众人还以为皇上是故意为之呢!”

自从去除了王太尉之后,二人便说话句句带刺。他当然希望东方玖玖和慕容卿氿没有半丝关系。可东方伊伊说的那么有理有据,而且一向云淡风轻的慕容卿氿曾在大殿直言要东方玖玖,难道这都是谣言吗?

他自从听了东方伊伊的话之后,开始疑惑,究竟她肚子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。

慕容桦挥了挥手,吩咐周围人,“都下去吧,朕和十九皇叔有些话要说!”

什么话?自然是大家都听不得的话了。

慕容卿氿勾唇笑着,脸上洋溢着自信,好似将他即将说出口的话,都想到了七七八八。

众人离开后,他便开口,“江山和东方玖玖,让十九皇叔选择的话,选择哪个?”

慕容卿氿反问,“你呢?”

“自然是前者!”慕容桦回应。

慕容卿氿笑笑,清晰的吐出两个字,“都要!”

“若只能选择一个呢?”

“好侄儿,这个问题……十九皇叔和你选择的不一样!”他走到一棵大树旁,这个时候的季节,大树刚刚发芽,还未长叶,但暖洋洋的天气,还是让人不由慵懒。

他瞥了一眼大树,道,“人就好比一棵树,即便冬日的寒冷逼的它掉光了叶子,可只要春天一来,它依旧能生根发芽!”

从小到大,慕容卿氿一直都是慕容桦的威胁,更是让他恐惧的源头。那封遗诏一直都存在着,时时刻刻,他都会万人之上被拉下马。

而如今,慕容卿氿再也不会把自己的光芒隐藏了。治理旱灾有功不说,还设计除掉了王太尉,他的呼声过高,一旦那封诏书昭告天下,不用一刀一枪,他便能轻而易举得了天下。

“十九皇叔,可还记得你我还是个孩童的时候,曾在一起说过的话吗?朕问你为何天上只有一个太阳,只有一个月亮。你说……因为这天下只能被一人主宰。太阳比月亮强大,因此守护这光明,而月亮弱小,只能藏着黑暗中。”

慕容卿氿紧接着道,“这话说的时候年纪太小,我早已忘记,但皇上却还记得。”

“不仅记得,朕还有另外一个分析!”慕容桦道,“其实月亮比太阳还有强大,他比太阳会隐忍,他是太阳的威胁,是太阳的恐惧。一旦爆发,便可将太阳取而代之!”

文人和文人之间的搏斗,无非就是比喻用的极好。

他们两人之间,曾经是皇位的搏斗,而如今,除了皇位,还有女人。

如果说慕容桦没有爱上东方玖玖,那一切还可以迎刃而解,他可以胁迫东方玖玖,借机牵制慕容卿氿。但他觉得无用,慕容卿氿的心,可不是他能算透的。他认为,慕容卿氿无心,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。说不定东方玖玖在他口中,都是一个幌子。

但如今所有的一起都不能预料,他爱上了那个该死的女人,同时,那个该死的女人心里面却住着他的敌人。他不知该如何做,才能抓住慕容卿氿的弱项,难道……就这样败在他手上吗?

“十九皇叔,朕,等着你!”

慕容卿氿未答,但气势显然已经表明,胸有成竹。

东方赫坐立不安,似乎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的要死。面对慕容卿氿,他曾经更多的是算计和试探。但如今……唉,更多的只是愧疚。

“王爷,臣对你做了太多的错事,你如此器重与臣,臣定当竭尽所能!”东方赫双手抱拳,甚是庄重的样子。

宇文泓在一旁笑着,双手投足之间毫无病弱公子该有的虚弱,这要是让宇文家的兄弟们看了,个个都要摩拳擦掌给他毒死了。

“看惯了江湖的一笑泯恩仇,再看岳父大人这般心诚的样子,王爷不如也学着江湖人笑笑了之了吧。”

慕容卿氿挑眉回应,眉宇之间好像有话说:你这个旁观者再嘚啵嘚小心本王破坏你们夫妻关系和谐生活!

果然,宇文泓一下子一脸正气道,“王爷,你快答应吧。你也快叫岳父大人了,现在给个好脸色,在夫人面前好过啊!”

慕容卿氿和东方赫神同步的嘴角一抽。

桌前放了一个紫檀盒子,略显老旧,但华贵无比。东方赫庄重的打开这盒子,取出一道明黄色的诏书,恭恭敬敬的呈放在慕容卿氿面前,缓缓跪下,眼神中从未有过的尊敬。

“这是当年先皇的遗诏,里面清清楚楚写着让王爷即位。请王爷好好收藏,时机一到,老臣定会扶持您上位!”

宇文泓原本好好吃着香蕉,顿时愣住,惊讶道,“原来遗诏真的存在啊!”

“是!慕容桦上位是我一手策划,当初任何人都未曾见到这封真正的遗诏,那是因为我先拿到了,所以……慕容桦如今还费尽心机在找遗诏,却不知这遗诏会在我的手上。”

慕容卿氿一反常态,淡然如他也终究开始身子颤抖。接过遗诏之后,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叹道,“丞相,这遗诏,可是真的?”

“是!”

可是……“本王记得儿时还记得父皇对本王慈爱的样子,可自打母妃去世之后,他顿时对本王的态度转变,本王以为……那遗诏……不过谣言罢了。”

“谣言也罢,事实也罢。总之,王爷若是上位了,恐怕无人会反驳,尤其是如今王爷声势过望。”宇文泓分析道,“快刀斩乱麻,不如早点行动!”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