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一支红杏出墙来

“我明白。一定是慕容桦那孙子……”

“嘘,隔墙有耳!”她再次给了东方玖玖一个大白眼,这死丫头,在冷宫里放肆惯了,来到人多的地方还“慕容桦那孙子”,若是让旁人听了去,那是要砍头的啊。

“现在的问题就是,那宫女怀的孩子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卫,也不是一个毫不知名的小太监……”清韵还没有说完,就被她大白眼送了回来,“废话,太监要是能让人怀孕,这后宫里的女人个个都能生孩子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!我不是还没有分析完吗?”清韵顿了顿又道,“我是说这个宫女肚子的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,她怀的可是晋王殿下的。晋王是谁你应该清楚,皇家里最有名的花花公子。”

哎,可怜哪,皇家上千年来总会出这么一个变态,喜欢玩弄女人,喜欢得到女人的心,自己又不随便交出去。她历来最讨厌这样的男人,他除了能让女人怀孕,什么都不能做。

“走吧,清韵,我们也去看好戏去。如今宜妃的宫里怕是最热闹了。正好也给了我们一个进去的理由,而且我涂的这么黑,宜妃瞎了眼也不会认出我来滴,吼吼~~”

见东方玖玖一蹦一跳离去,清韵无奈摇了摇头,她说的都是废话,宜妃瞎了眼,谁也认不出来好不好?

“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”东方玖玖趾高气昂的念了诗。一开始清韵听着觉得这诗念的还是极好的,工整,且押韵,但后来越听越觉得是那个味儿了。

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天生我才必有用,一支红杏出墙来。

回眸一笑百媚生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同是天涯沦落人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日出江花红胜火, 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少小离家老大回, 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两个黄鹂鸣翠柳, 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天涯何处无芳草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姑苏城外寒山寺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侯门一入深似海, 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“好滴!”

宜妃入宫数年,从一个夫人慢慢上位,如今成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宠妃,且数年来恩宠不断,也是她最早怀上孩子的,也是她最早流产的,她身边的宫女是第二个怀孕的!

慕容桦此时黑着一张脸,冷冷的盯着地面上颤颤抖抖的女子,依稀还能听到女子的抽泣声。“五弟,这件事,你该如何处置啊?”

大殿内除了慕容桦以外站着另外一名男性同胞,自然就是慕容颖,如假包换!

想当初他与那宫女发生关系时连她脸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楚,事后,更未曾想过这宫女还怀了孩子。再说了,他碰过的宫女也不止她一个,可偏偏……就让她给怀孕了。倒霉,十分倒霉!

“你抬起头来。”慕容颖走到那宫女面前道。

晴雨听到那声音冰冷的可怕,整个身子更是颤抖不停,还未抬起头就被他一手勾起下巴,被迫与他对视。“本王问你,你当真怀的是本王的孩子?”

“王……王爷……不记得了吗?”晴雨细声细语道,“两个月前的晚上,你与殷国太子在宫中散步,随后分开时才遇到的奴婢。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

东方玖玖与清韵偷偷站到一旁看好戏,难得这宫里面这么热闹,慕容桦的丑事就是她的乐事,不看多可惜啊。

“哼!胡言乱语!”慕容颖甩开晴雨后,立直身子冲慕容桦行了一个礼,“皇兄,这个宫女明明就是在狡辩,那日晚上,臣确实与殷国太子在宫中散步,不过是奉了皇兄的命。随后王府有事,臣未曾多在宫中逗留,早早离去,这个宫女是在撒谎。”

“哼,皇兄你贵为天子,自然被全天下的女人敬仰,个个都想成为皇兄的女人,这宫中的女子未尝不是。奈何皇兄心怀天下,并非贪恋美色,这些宫女便想着勾引王子皇孙过上贵族的生活,这种女子臣见多了,也着实理解她们这种卑贱的心。”

“奴婢没有!”一直以来都是低声下气的晴雨顿时声音高亢,眼睛坚定的看着慕容颖道,“王爷,没想到,你是这样一个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没有给慕容颖再羞辱自己的机会,晴雨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高高举起,就在同一时间,慕容颖脸色即变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晴雨冷哼一声,“这是那晚,王爷与奴婢行男女之事时,奴婢从王爷身上拿到了,若非没有那事,凭奴婢的资格,怕是连王爷的身都近不了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如今慕容颖的心情怎能一个“你”字形容。他那晚确实与一个宫女发生了关系,离开之后发现他随身携带的玉佩突然不见了,但毕竟是王爷,这种玉佩他王府里多的是,也不是什么最为珍贵的东西,也便匆匆出了宫,将这事给忘了,不曾想……今日竟让她给抓了把柄。

慕容桦拍案而已,大喝一声,“五弟,事到如今,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?”

“臣……”

“哼,真是越来越给朕长脸了。你王府中的姬妾不够吗?还是帝都花楼里的歌姬不满你的口味,胳膊都伸到宫里来了,此等行为,你简直是伤风败俗!”瞧慕容桦这一套一套的,之前肯定在心里排练了好久吧。

“皇兄……”

“人家都拿到你的贴身玉佩了,你还打算解释什么?”慕容桦步步紧逼,今日并非是为了让慕容颖丢脸,而是他知道,慕容颖素来与慕容卿氿关系极好,而且他极力支持慕容卿氿,这触到了他的底线,今日无论如何,他都会让慕容颖彻彻底底在前朝抬不起头来。

孙大成急急忙忙的走到慕容桦跟前,小声道,“皇上,秦王来了,就在门外等候。”

慕容卿氿来了?他要干什么?

“这是后宫,不是他一个外臣能进的地方,让他去朝暮殿等朕。”慕容桦说罢,孙大成立马解释,“皇上,秦王说……他来替您解决麻烦来了。”

慕容桦眉目一暗,话都说到这份上,若是不让慕容卿氿进来,倒真不行了。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“是!”

东方玖玖清楚的知道,当慕容卿氿进来时,眼睛还特意瞄了她一眼,她顿时虚心的低下头去,心中暗道:妈蛋,都化成这样了,还能被他认出来,丫眼睛够毒的啊。

“臣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!”慕容卿氿走到中间行了一个礼。

这时候慕容桦才开始虚情假意起来,“十九皇叔不必客气,你与老五交情不错,今日他出了这档子事,既然你来了,那就替朕解决吧。”反正他也喜欢看二人互掐的样子,最好闹的分裂,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。

“是!”慕容卿氿转了个身,走到晴雨面前,又余光扫了扫慕容颖,见他有气不敢发的样子,心中暗叹:活该!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晴,晴雨。”她小心翼翼道。

“说说吧,为什么要陷害晋王?”

晴雨一脸被人冤枉的样子抬头高声道,好像有天大的委屈似的。“奴婢没有!奴婢说的都是事实啊!”

东方玖玖与清韵所处的位置恰好瞧见慕容卿氿的神色,只是他除了淡然还是淡然,仿佛只有他才清楚真相,而晴雨激动的语气反而将自己的立场处于弱势。

“你说,那个晴雨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?”东方玖玖侧到清韵耳边小声问道。

清韵的回答是,“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,只要秦王想让她真便是真,想让她假便是假。”

慕容卿氿有几把刷子,东方玖玖确实能清楚他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,只是若这个晴雨确实怀的是慕容颖的孩子,却被慕容卿氿一张嘴给诬陷了,那岂不是委屈死了?

其实换做她是那名宫女,绝对不会说出自己怀孕的真相。倘若她心里没有侥幸心理,怎么会对慕容桦说出真相,祈求让慕容颖收她做个妾侍呢?

“事实?”慕容卿氿挑眉一笑,面色温柔,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到都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。“呵~~那你告诉本王,这玉佩是从哪里来的?”

“是晋王殿下与奴婢发生关系之时……”

“你撒谎!”慕容卿氿不等晴雨说完冷声打断。“让本王来告诉你,这块玉佩的由来。这玉佩乃是本王赏给晋王玩的,只不过……晋王他为人亲和,在宫中一高兴赏赐些玉佩扳指的小玩意儿也数不胜数。你想要攀龙附凤,自然做了充分的准备。不妨先来说说这玉佩的事情吧。”

慕容卿氿说罢,便有一个小太监委着身子走来,二话不说跪到地上,道:“奴才小贵子,拜见皇上、秦王殿下、晋王殿下……”

“好了,不要说了,直接说说你要作甚。”慕容桦早已猜出慕容卿氿想要做什么,只是摆了摆手直截了当的问出口。

“是!”小贵子回归正题。“奴才是静嫔娘娘身边的小太监,这不,前些日子给晋王殿下指了指路,晋王殿下一喜,便把随身携带的玉佩赐给了奴才。奴才贪财,又转手卖给了一个宫女,没想到反倒给晋王殿下惹祸了,晋王殿下,奴才该死。”

慕容颖听了小贵子的话,第一时间却是在看慕容卿氿,没想到自家皇叔这么照顾自己,不惜做了伪证。尔后才故意黑了脸指着小贵子道,“你这个死奴才。”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