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出游(6)

“你若真能跟乔尚在一起,也算是一桩佳话了。”我看着许真,真心地说道,“乔尚与我高中同窗三年,我们虽有段日子没联系了,但此番重逢,我仍能感觉到,他其实一点也没变。以前念书的时候,薄羽宸跟我说,乔尚的父母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就离异了,他一直跟着他母亲生活,他母亲是C城知名的女企业家,你也知道,女强人总是不易的,乔妈妈顾得了事业,却疏忽了对乔尚的照顾,加上乔尚的父亲也很少管他,他的人生也就少了一些引导,对生活自然也就没什么目标了,但从他为了去美国而努力考托福的事情中,就可以看出,他其实还是很有能力的,只是平日里少了些动力,所以就一直闲晃着。可我觉得乔尚若有了你,必定会为了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,而努力奋斗的。”

许真伸手捏了捏我的脸,“你啊,原来是来当说客的,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被乔尚派来的人,用美男计给迷惑了?”我见话锋又转到了薄羽宸身上,便别过头去,不再应话。

初秋的傍晚,残存的暑气也都退了下去,一轮没了刺眼光芒的太阳挂在远处,映的半边天通红。

吃过晚饭,闲来无事,我走到巷口处看着树发呆,张爱玲曾写下“在这清如水,明如镜的秋天里,我应当是快乐的。”这话,正印证了我此刻的心情。“你爬过树吗?想不想上去看看?”薄羽宸不知何时也走到了树下,我见他兴致勃勃,不忍拂他的意,便向他点了点头。好在这树不算太高,树的分支又多,我和薄羽宸没费太多力,就爬到了一个适宜的高度,坐了下来,不过因为树本身就长在地势高处,所以即便我们坐在离地面不算太远的位置,也仍旧能看到较远处的风景。

不知道究竟是因为晚霞太过美好,映的远处的风物可爱迷人,还是那风景真的美不胜收,反正我望着那处天地里,几点零星的稻田,几条白墙黑瓦的农屋,几片层层叠叠的山峦,由点及线再到面,构成了一幅动人的图画,心中不禁想起电影《怦然心动》里的台词:坐在树上,远离地面,被风吹拂着,就像你的心被美撞了一下。我缓缓闭上双眼,尽情享受这此刻的宁静。“有一天,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,当你遇到这个人后,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。”我听见薄羽宸开口说话,心内不由一动,因为他说的正是《怦然心动》里的台词,我生了些感慨,他竟与自己默契如斯。

我睁开了眼睛,忍不住微微偏头,看向与我并肩而坐的薄羽宸,只见夕阳下的他,也正注视着我,他身上笼着淡淡的日光,浑身散发出一股柔和的气质,他看我的神情,似乎尽是温柔和宠溺。我自与薄羽宸相识以来,见过他冷漠疏离的表情,也见过他开心温和的神色,却从没有见过哪一刻的他,像现在这般温暖和顺,我忽然间就有了些恍惚。薄羽宸的眼睛好像有着魔力,我呆呆地与他对望着,只觉得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“灿若星辰”,我好奇地想去瞧瞧他的眼睛里究竟有什么?难道是真的藏了满天繁星?可我看了半天,也只看见他那深棕色的眼眸里,有我小小的身影,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我记得西方人总是将眼睛比作是最宝贵的东西,而我此刻就在薄羽宸的眼中,是不是就意味着,我亦是他的珍宝?

时间好像就此定格,我与薄羽宸坐在树上,一言未发,但却好像诉尽了千言万语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远处突兀响起的鸣笛声,瞬时拉回了我的心神,我这才意识到二人间的氛围有些微妙,在这清秋里,让我不免有些燥热起来,我的心在胸腔内狂跳,脑子里下意识地只想赶快结束这种局面。我有些没头没脑地伸手抓了抓胳膊,轻声说道:“这树上好像有虫,不然我们下去吧?”薄羽宸听完我的话,顿时神色一变,他用手扶了扶额,颇有些无奈地苦笑道:“你这人还真是……”

夜幕来临的时候,我们几个因无意中听见房东说,晚间会有流星雨,所以就一起坐在了院子里等流星。

“其实我念高中的时候,就特别想能有人陪我在学校的小山坡上一起看星星。”乔尚用手撑着下巴,闲散地说道,我故意打趣他,“怎么?难道那时候就没有人陪过乔大少爷一起看星星看月亮,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吗?”“确实没有。”乔尚一边坚定地回复我,一边又向许真献殷勤,“不过现在遇见了。”众人听罢,纷纷大呼受不了。“以前也没觉得乔尚说话这么酸啊,看来真是遇到真爱了。”霍俭颇有些感慨,“但人生说来也奇怪,有些人相识了数十年,也没能走到一起,有的人却能在一两天就私定终身,费解啊费解。”霍俭的话激起了我心中的感触,我不知道他这话究竟是顺嘴一说,还是特意说给我听的。

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着,直至深夜,流星雨都没出现。“估计是见不到流星了,要不我们就回去休息了吧?”霍俭问众人,“搞什么,我本来还想许愿呢。”石幼旭嘟囔着,乔尚伸手捶了锤他,“看不出来,你石大魔王还这么少女心啊?”我想开口安慰石幼旭,却不知该如何说,因为我心里其实也隐隐有些期待流星的到来,可能是由于现下我的心里,真的有个小小的心愿需要被实现,我没有勇气去自我完成,所以即便是流星许愿这样看似虚幻的事情,都被我给予希望,奢求着上天能满足我的愿望。

“许愿这事,虽然听起来不靠谱,但仔细想想,不过是个概率问题,你若许愿了,成或不成,不过一半对一半,可你若不试着许愿,就永远不知道,这事究竟成不成?”霍俭的话貌似是在说许愿的事,可他说话时却是一直在看我,我心下了然,他言下之意,是在提点我和薄羽宸的事情。若换做是平时,我必定会插科打诨地回击霍俭,但今日,我却觉得自己无力反驳。我偷偷瞥了眼坐在身边的薄羽宸,若有所思,二人近距离地并排坐着,只是不知能不能有机会,让心也近距离接触?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